《国家财富》的杜虎符,最早50元从农家手里买的,是伪品?

图片 1

   
这件金异兽,从雍城秦国的宗庙遗址出土。表情饱满,曲伏引亢,筋骨肌络紧张,一种神秘的爆发力正蓄势以待天时,是一种耐心等待的姿态,它知道当那位天纵之才与它附体时,历史的爆发力将会摧高岸陷陵谷,填沧海为桑田。

《国家宝藏》最新一期昨晚开播了,陕西历史博物馆贡献了三件珍宝,一件为葡萄花鸟纹银香囊,一件为秦杜虎符,一件为懿德太子墓《阙楼仪仗图》壁画。

图片 1
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金异兽饰

葡萄花鸟纹银香囊和阙楼仪仗图,代表了大唐文化的繁荣和政治的昌盛,堪称国宝。秦杜虎符,陕西历史博物馆花50元从西安郊区农民杨东锋手上收购的。虽说近年来争议少了一些,但这件国宝还是有不少人认为是假的。

    初醒

虎符最早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,是中央发给地方或者驻军将领,用于调兵遣将的凭证,一剖为二,右符留存中央,左符在将领之手,当时采用的是虎形,故称虎符。

   
雍城是秦人发迹的宗旺之地,在今天陕西凤翔城南。秦国第十一代国君秦德公很有抱负,也很有经营头脑,适逢春秋群雄竞自由的大好机遇。公元前677年,他率领家族国人迁到雍地,在此建都。从此,秦国开始发达起来。雍都宫殿之豪华,西戎人由余见过,他叹道:“使鬼为之则劳神矣;使人为之,亦苦民矣。”

唐朝因为避其祖李虎的名讳,将其改为鱼符或兔符,甚至龟符;南宋时恢复使用虎符;元朝则用虎头牌;明清时逐渐演变成令牌,动物形状的兵符才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   
公元前350年秦孝公继续东迁,将都城迁至咸阳,将列祖列宗留在了雍城。宫殿壮丽,陵园庄严,雍城成为秦人宗庙祖脉,保佑着他们的子孙。

现在所知的秦虎符,有新郪[qi]虎符,阳陵虎符,杜虎符三个,其中新郪虎符流失法国,为巴黎陈氏所收藏;阳陵虎符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;杜虎符存于陕西历史博物馆。

   
雍城是秦人的根,是秦人的风水宝地。进,从咸阳出发向东一统天下;退,从咸阳西归至雍。

根据虎符铭文,新郪虎符,铭文称“右在王”,杜虎符,铭文称“右在君”,而阳陵虎符则称”右在皇帝”,秦国只有秦惠文王一人曾称君,后称王,秦始皇开始称皇帝。

   
公元前238年,那位天纵之才秦王嬴政西归雍城,与金异兽附体了。史书记载,秦王嬴政鹰隼、长目、豺狼声,历史的基因位点吻合,简直就是金异兽的化身。秦王嬴政在此举行了奢华的加冕大礼,他的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于祖宗的认可。天命所在,金异兽初醒了。

最初,专家据此认为,这三个虎符处于秦不同的年代,杜虎符是在秦惠文君在位时铸造的,新郪虎符是秦惠文王至秦始皇之间铸造的,阳陵虎符是秦始皇以后铸造的。

   
金异兽发动了兼并山东六国的战争,血腥、计谋、死亡、哀伤、正义、卑劣等等,一直在历代史家的茶炉上沸腾,温烫着历史的记忆。

新郪虎符据民国大家王国维考证,为战国时的秦国,后安徽阜阳博物馆原馆长韩自强先生发现阜阳某收藏家藏有“浚遒虎符”,与新郪虎符完全相同,查证《史记》后,韩先生认为:浚遒虎符和新郪虎符是淮南王刘安谋反时所铸。

   
与文字所表现的温度正相反,地下出土的文物总是带着物质主义的冰冷。当然如果没有史家那滚烫的文字,恐怕你也不会有兴趣去触摸那隔着千年冰冷后面的虚幻体温。

阳陵虎符原为罗振玉先生所藏,罗先生认为阳陵虎符为秦虎符。然而根据梁思成先生考证,阳陵地名,在汉景帝改戈阳后才开始有的,所以阳陵虎符应当是汉景帝时所铸。

    成长

新郪虎符四行文字,错金铭文:“甲兵之符,右在王,左在新郪。凡兴士被甲,用兵五十人以上,必会王符乃敢行之。燔燧事,虽无会符行殹。”阳陵虎符两行十二字铭文:“甲兵之符,右在皇帝,左在阳陵”。

   
有三件秦国的青铜虎符,亲眼目睹了秦国在战争中的成长经历。从它们的时间顺序和骄傲的外形,透露出秦王嬴政兼并六国的些许信息。

重点说杜虎符。1975年冬,西安郊区山门口公社北沈家桥村,农民杨东锋在平整土地时,捡了一块绿锈斑驳的铜制品,觉得挺稀奇,就拿回家给妹妹当玩具。

   
虎符,是君王调遣军队时用的。如秦国的兵符,作虎形,威而信,用作调兵凭证。一虎中分两半,两半的外侧浇铸同样的铭文,右一半由君主掌管,左一半给统帅大军的将领掌管。君王要部署部队或调兵遣将时,总不能亲自上阵,命令就由通信兵带着右一半虎符飞马报送,待两半虎符骑缝相符后,方可执行。如魏国公子信陵君“窃符救赵”;而倒霉的嫪毐发动政变时,没有兵符,只好用国君和太后的印章去策反军队,结果不行。将领只看兵符,不看印章。嫪毐只有死路一条。

然而,时间长了,三年左右,这个物件上的绿锈磨落,露出了闪闪发光的金字,杨东锋意识到可能是件文物,就送到陕西历史博物馆,陕西历史博物馆当时花50元购买后收藏。

   
第一件呌杜虎符,蓄势以待的英姿,流线遒劲优美。1973年陕西西安山门北沉村出土,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。大小如掌,脊背凹槽,颈有一小孔,尾端卷曲。身上错金铭文9行40字:“兵甲之符,右在君,左在杜,凡兴士被甲,用兵五十人以上,必会君符,乃敢行之,燔燧之事,虽毋会符,行殹。”
“燔燧之事”指突发军事,不必会符,可烽火举报,立即行动。

杜虎符,虎作走形,长9.5厘米,高4.4厘米,厚0.7厘米,正面突起如浮雕,背面有槽。虎身有错金铭文九行四十字,内容为“兵甲之符。右才(在)君,左在杜。凡兴士被甲,用兵五十人以上,必会君符,乃敢行之。燔燧之事,虽母(毋)会符,行殴(也)。”。

   
第二件谓新郪虎符,蹲坐翘尾,憨实而后虎虎生威。现藏法国巴黎陈氏邸。上有错金铭文40个字:“甲兵之符,右才(在)王,左才新郪。凡兴士被甲,用兵五十人以上,必会王符,乃敢行之;燔燧事,虽母(毋)会符,行殹(也)。”新郪是魏国的地名,也许这时秦国军队已经占领魏国,虎符的左一半在新郪占领军的将领手里。

就是说,这个兵甲符,右半存于君王处,左半在杜地的军事长官手中,凡是调兵超过五十人,就需要杜地的左符和君王的右符会合验证,才能行军令。但如果遇到紧急情况,可以点燃烽火,不必会合验证君王的右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